忍者ブログ

卡蘭達起司
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老年癡呆

Buge
女性
早上好,我喜歡吃紙。

康悶特飲料

[09/21 璃]
[09/20 佐京]
[09/20 佐京]
[09/20 佐京]
[09/20 佐京]

鎮內餿蟳

Muo_osic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7.10.23 |

為了期末三天沒睡

所以炒泥馬一回來,立刻縮腳就睡......

啊哈哈 這裡荒廢很久啊(嚼雜草

說真的這兩天心情很好,雖然變數還很多
但我已經無所畏懼了
因為 我有很棒的同伴^q^/

前幾天msn狀態相當偏激,人渣什麼的都罵出來了
別以為我很有種,因為那人渣沒加我msn,所以才......

舊事重提雖然讓人覺得愛記仇,但我就是愛記仇,所以我要牢牢的把它記在網誌上!


問八卦

雖然是找我一起去佈置展場,但主要目的是想聽八卦

把大家的表版都掛上後就去小七吃消夜。


八卦聽起來很不入流,
但我很感動他們願意聽我的說法......為什麼小組內會鬧成這樣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前情提要:總評前一個禮拜因為組內小組進度落後,被老師罵了一頓,
自知理虧,當時我願意負起責任因為我顧著回家沒分配好工作。因此這
禮拜我們要竭盡所能完成它,但是......

要做模型卻沒帶工具來!!誠意何在?

沒工具要怎麼做,共用一支筆一把尺一支美工刀?借來借去效率何在?

這種情況兩三天後才改善,但我已經弄清楚他們自願和我同組的目的為何,一個讓你們搭順風車的傻子。

從入學到期末,我一直和陳、劉同一組
起初對他們印象不錯(註:射手座的眼光都不好,不會認人)

後來才知道陳是個多麼懶散的人,當老師說他絕對不當人之後就變本加厲

但他至少還有羞恥心,知道自己沒有參與到什麼,老師警告他會當人的那一天,他就乾脆不來。


劉才是讓我爆發的導火線,
它的確有幫忙,幫忙割一些東西,
然後每隔五分鐘就去接一次電話,每隔三十分鐘就去上廁所,廁所上了十五分鐘才回來(分明是去找他女朋友)

要不就是去買晚餐啦~買午餐啦~還特意提起今天人好多,我排隊排好久~去見女朋友就說,不要撒這種沒意義的謊,事實上我根本不在乎你飯要吃多久,把事情做完比較重要 

總之劉的一天就在進進出出和切割東西之間度過了。

劉每天、不時都會諂媚的搭住我的肩膀說:組長,今天要工作到幾點?

我說:不確定,做到幾點不是重點,重點是有沒有把工作完成。

是的,他以為叫我組長,就會讓我有優越感,這麼一來思考的問題全都交給組長,他只負責切割就行了。

要不就是:組長,你昨天跟陳工作到幾點?

我說:我沒看,但是他做完了欄杆。
(知道但是不想告訴他)

劉似乎相當在乎每個人工作的時數,對他來說,工作時數等於工作量。

劉:那陳都一直沒來幫忙,你要叫老師怎麼處置他?
我:就照實說做了什麼就行啦
劉:喔。

隔天劉又問了同樣的問題
我:那就說他只做了欄杆嘛!
劉:喔好,那就照你說的,跟老師說他只做了欄杆

好個照我說的,這傢伙,不僅對自己同班同學落井下石,還想讓我扮黑臉。
倒覺得陳割那兩條欄杆比劉所做的有幫助多了。

劉用他問題集的其中之一不斷騷擾工作中的我

此外他還有個批評指導老師的絕招

劉:那個黃XX只是一直都沒做出成績,心急了才會把氣出在我們身上,我去看他們建築事務所,也沒幾個是...%^$^#@

我:會嗎,本來就是我們上次不認真,而且我喜歡這個老師

劉:......可是你看施XX(註:施XX是我們第一個老師)他講一下就沒事了,而且他給我全組第二高分,你們班那個誰,轉走的那個,他好像也才六十幾......

這真的觸到我的地雷。
為 什 麼要把他提出來跟你比較呢?以前的事,非要挖出來講不可?
他雖然沒有廢鐵可用,沒有好口才,卻比你這個以為家裡廢車場可以拿到所有材料的人好太多了,有本事你就用廢鐵做完所有模型啊。

然後又更超過的指教我『漫畫跟建築有何關係?你不是真的喜歡建築。』
老娘爽就好干你屁事,你轉工設還不是因為IF的名氣?

劉搭肩貼近:拜託你,一定要幫幫我,我不想被當
我也知道你的目的啊!
我:......喔。

當我知道,他連照尺寸畫線都不肯,非要我畫給他割
當我知道,他就算畫了,也是只畫一個割下來,直接疊上去割
當我知道,他不知道怎麼去太原街買材料,我只能靠自己
當我知道,他不願意掏錢一起買小燈泡
當我知道,他認為學設計可以不花錢,而從廢車場可以取得一切
當我知道,他像防小偷似的防止我一個人先做,怕我說只有我自己在做,所以事事要一起
當我知道,他割壞了一半的塑膠布
當我知道,他在乎的是成績,以為跟我同組可以輕鬆PASS,不是這個作品的未來

我就絕望了,心情從煩躁變成空蕩蕩。
就算叫他來,也不再理他,大家都覺得我喜歡自己埋頭苦幹。

然後劉在旁邊東晃晃、西晃晃問:我能幫甚麼忙嗎?

想想這樣也挺惱人的,絞盡腦汁想出他能做的工作

能幫我固定這幾個點嗎?

不行欸,你看我手太大了,一伸進去柱子就壞了,不是我不想幫,而是沒辦法,你一定要體諒我,幫我跟老師說

那你能做PPT嗎?

噢~我家沒電腦也沒網路~

那沒你的事了,你趕快回家吧

噢 真的嗎?可是這樣老師又會說都只有你在做,我們都欺負你

不會啦,我跟你保證不會

你保證?那你覺得我有幫忙嗎,大家會不會覺得都是你在做啊

幹。本來就是。

你自己覺得你有盡責就好啦,何必問我?大家都看的到。

那你覺得呢?我要聽你說

根本沒心想做別在這裡礙事。

有啦快回去!這裡沒你的事了!

最後一個問題,明天總評時陳都沒來幫忙,你會怎麼跟老師說?(劉相當關心自己的同班同學(會不會被當

我什麼都不會說。

劉錯愕:什麼啊?! 他後來都沒來,你不會不爽嗎?
比起他你讓我更不爽
是不爽,但老師不可能問的,因為明天是總評。

那早上的自評呢?早上他總會問吧?你懂我的意思嗎?

你忘了嗎?我們向來都是跟別組互評,所以不會問。

喔,好像是這樣。
話說劉究竟是多想讓自己同班同學下地獄啊?聽到說陳壞話的機會沒了好失望

然後他回家了,我一個人做完裝置藝術的部分(其他小組有來幫我:D)
回宿舍後,我繼續打PPT打到天亮

總評時,我一個人上台,幫忙放PPT的人不是劉,而是我的同學
老師把劉叫上來問了幾個問題....

結束後,我開始做期末展覽的report,又一個天亮,然後趕去展場交件

當我以為一切都結束時,將近十一點時打來一通電話

來電顯示:劉


劉:欸林OO,我問你喔,

又有什麼事?

我可不可以把名字寫在你的表版上,就是最後裝置藝術的那份。

......這是個人作業,而且那是我的位置。

不管啦,總之我只把名字寫在我那一份,想問問你的意見,OK嗎?

真夭壽還你那一份勒,我花了十小時才打完的東西,瞬間就變成你的?就不信你有那個臉......

好是好,但老師應該看不到。

好,那我就寫囉,謝謝你喔。

他還是寫了,我覺得莫名可笑,就在MSN上掛了發瘋似的狀態
當時我覺得自己真的瘋了,明明該生氣,狂笑的感覺卻淹沒我

過了一下子,其他小組敲我問我怎麼了
我沒回應

所以他們改打電話,他們正在展場佈置,連劉也是剛剛才離開,帶著電腦,因此有看到我偏激的狀態

王:你要不要過來把劉OO的名字改掉,他寫得有點誇張,來看看就知道了

會的,我明早再過去,順便把其他作品都搬去。

隔天,我用立可白把底下的紅色大字從表版上塗掉,寫得比正主還顯眼,究竟是多想要成績啊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:好了,大概就是這樣,不能說他多心機,只是行為很讓人厭煩

張:哈哈哈哈......

我:你笑什麼啊

張:你都不知道、他趁你不在的時候,一直跟我們說你的壞話

王:他說你都不採納他的意見,不用他的材料

我:嗯......我實在跟他意見不合,包括燈源用檳榔攤霓虹燈之類的。
但是材料我很難妥協,那是商店遮雨棚的的帆布,而且還髒髒的,當初他說他為了拿材料從二樓跌到一樓,我才說"考慮看看"安慰他,事實上這種東西根本不能當材料。

我:其實他會說我壞話是預料中的事,他都會說老師壞話了。

一開始我覺得只有我是女生,跟大家一定有隔閡,相處的時間也最少,但是我很感動大家願意聽我的說法,而不是片面相信的劉的話。

說完我們也吃完宵夜,回宿舍去了。

PR

2010.01.07 | Comments(3) | 驚悚濃湯

コメント

無題

我的兒童戲劇也有類似情況
只是把"組長"一詞代換成了"導演"
幸好組員裡還是有些良心沒被狗吃掉的傢伙(?
總之恭喜你脫離地獄
並找到同伴

2010-01-11 月 17:41:52 | | 璃 #71dfaf0f31 [ 編集]

>璃


幸好你也有良心沒被狗吃掉的組員0_0

證明這個世界還是有希望的!!
只是那些吸血蟲不婊他們一頓實在......

現在想想
我懷疑阿電是被他用壞的

2010-01-11 月 22:46:27 | | Buge #61df17eab2 [ 編集]

無題

你保證?那你覺得我有幫忙嗎,大家會不會覺得都是你在做啊

幹。本來就是。

========

這句 幹。本來就是。 實在太帥了(H)
我完全可以想像Buge說這話的帥勁>_<

2010-01-16 土 13:55:07 | | Carlo #61e0dfa9ae [ 編集]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« | HOME | »

忍者ブログ [PR]